关于写作


于我的情况,灵感来了,如果不伸手一把抓住,就再也没有追回的可能了。

其实有时,我会觉得,如果有人住在我的身体,体验我的感受,那一定是快乐的。因为我经常能感知美好的体验,一片景,一段音乐,或是开车时的一阵快乐,都能触及我愉悦的情绪。灵感时而涌现,可能如白云悬浮,也可能如烟花绽放,或偶尔如海面灵性涌动。我往往只是感受,并没有尝试记下来复现,因为擅忘,灵感过后不会有词不达意的懊恼和遗憾,也不会有如果下次不如这次来的猛烈的失落。

没人知道我常能看到焰火,于是我乐得独自偷欢,乐在其中。

其实我知道,感觉来了,我能写,并且写的可以不错。

但我从小就告诉自己,要养,到真正想写的时候再写。

直到最近陆续看到曹禺也好,海明威也好,盛产黄金期过后,不再那么容易感觉的年轻的饥饿,阅读的饥渴,倾诉的冲动时,灵感也随之逝去。无情的自然规律。

十年前在公交车上随意翻起《小姨多鹤》,当下感触强烈,仿佛就是站在那里写了一段书评贴在了豆瓣上,至此再也没写过什么。但当时的文字,不是当下我的心境能写出的,那个时候的灵气,以恰当的时机具现,提醒着我,还是要产出,不然日后的我一定会低估现在的我。想想确实无法服气。

这几年有写手账,当然,其实就是日记。

字量和阅读量逐年上升,2020疫情期间,也许是因为需要更多的能量支撑,并且人也不似往年那么浮躁,明显比之往年产出和输入更多。

但我发现我的书写速度很限制思考速度,常常想一套落笔一套,最后写下来的都很琐碎,很具体。

可能我还是适合电脑输入。已经决定买一个Macbook Pro来书写。

我依然没有明确的目标,到底写什么。但是到了需要开始润笔,放灵感游走碰找到出口的时候了。

但求随心,不问结果,大约就是少年心性使然吧。

Jessie记于2020年9月16日

声明:梨木乔の艺术栈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关于写作


梨木乔の艺术栈